劳动法专家王全兴:劳动政策法规根本性转型的标志

2018-06-03 10:15

  据《劳动报》报道,在《劳动法》颁布二十周年的日子里,回忆当年《劳动法》制定颁布的过程,中国劳动研究会副会长、上海财经大学教授王全兴自豪之情溢于言表:“1990年开始,我在中南政院任教,教的就是劳动法,对于《劳动法》的立法进程一直非常关注,1993年,我还有幸应邀去参加了《劳动法》草案论证会。”王全兴回忆说,论证会由《劳动法》起草领导小组负责人、时任劳动部副部长的张左己召集主持,一开就是整整两天,参会人员都非常认真,逐条讨论,为了一些条款,大家还会争得面红耳赤。1994年7月5日,《劳动法》在常委会第八次会议审议中高票通过,“消息传来,我很高兴,一是为我们国家终于有了《劳动法》而高兴,二是因为自己也曾参与其中,为《劳动法》的立法作出了自己的贡献。”“《劳动法》的颁布,是我国劳动政策法规根本性转型的标志。”王全兴回忆说,新中国成立以后,人民根据党的劳动政策,针对各个时期的劳动问题,陆续颁布了许多规范性文件。但是除个别是由国家最高机关制定法律以外,绝大多数都是由国务院、劳动部和其他部门颁布的法规和规章,就其体制归属而言,是计划经济的劳动政策法规,即使在后出台的劳动政策法规,也多带有计划经济色彩。《劳动法》的出台则填补了劳动基本法的空白,并成为计划经济的劳动政策法规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劳动法转变的根本标志。这是一部很好的法律

  “《劳动法》在我国劳动法体系中处于龙头法、母法和基本法的地位,当时看这是一部很好的法律,二十年过去了,今天再回头看,我仍然觉得是一部很好的法律。”对于《劳动法》,王全兴这样评价说,他认为,《劳动法》作为我国劳动立法从根本上转向市场经济的启动器,主要体现了四大特点:其一,《劳动法》突出了劳动者的根本旨。《劳动法》是新中国建立以来第一部明确以劳动者权益为旨的法律,其第一条就:“为了劳动者的权益,调整劳动关系,建立和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劳动制度,促进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根据,制定本法。”这一表述是前所未有的。

  其二,《劳动法》突出了促进劳动力流动。《劳动法》全面推行劳动合同制度,并在第三十一条,劳动者解除劳动合同,应当提前三十日以书面形式通知用人单位。这为全面形成劳动力资源的市场配置机制,促进劳动力流动,提供了制度保障。《劳动法》颁布实施后,国有企业全面推行劳动合同制度,用工双轨制并轨为劳动合同制。这也为后来的农民工大规模进城奠定了法律基础。

  其三,《劳动法》突出了不同所有制的劳动关系统一运行规则。以往的劳动政策法规多是依所有制不同而分别制定。《劳动法》则统一适用于各种所有制的用人单位,几乎消除了所有制差别的痕迹。打破了不同所有制企业和职工不同身份的界限,体现了公平竞争的市场原则。

  其四,《劳动法》还固定了现代劳动法体系的基本框架。《劳动法》的各章,囊括了市场经济国家劳动法的各项制度,就业促进、劳动合同、集体合同、职工管理、工时休假、工资、劳动安全卫生、社保福利、劳动争议、劳动监察等,现代劳动法体系的各个组成部分基本都有了,这个框架也和国际接轨,为后来的劳动立法规划提供了依据,为市场化的劳动制度全面指明了方向。

  王全兴认为,20年对于一部法律并非很长,但1994年的背景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被确立为经济体制的目标模式不久;而到2014年,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已经形成,且启动了市场起决定作用的全面深化。当年《劳动法》启动的劳动力资源市场配置机制已经形成,而今,《劳动法》面临一次新的嬗变和进一步的完善。为此,对《劳动法》进行修改常必要的。

  如何修改,王全兴表示,有两条径:其一是通过单项立法,如制定《劳动合同法》来修改,但这种途径立法成本较高,费时较长,并且,若只制定新的单项法律而不修改《劳动法》,《劳动法》对新的单项法律的实施还会有阻碍。其二是对《劳动法》进行修改,这样可以降低立法成本,产生立法的规模效应,还可以为今后的单项立法指明方向,为劳动领域依法扩大空间。所以,“我赞成两条径并行,否则进展太慢。”

  据《劳动报》报道,在《劳动法》颁布二十周年的日子里,回忆当年《劳动法》制定颁布的过程,中国劳动研究会副会长、上海财经大学教授王全兴自豪之情溢于言表:“1990年开始,我在中南政院任教,教的就是劳动法,对于《劳动法》的立法进程一直非常关注,1993年,我还有幸应邀去参加了《劳动法》草案论证会。”王全兴回忆说,论证会由《劳动法》起草领导小组负责人、时任劳动部副部长的张左己召集主持,一开就是整整两天,参会人员都非常认真,逐条讨论,为了一些条款,大家还会争得面红耳赤。1994年7月5日,《劳动法》在常委会第八次会议审议中高票通过,“消息传来,我很高兴,一是为我们国家终于有了《劳动法》而高兴,二是因为自己也曾参与其中,为《劳动法》的立法作出了自己的贡献。”“《劳动法》的颁布,是我国劳动政策法规根本性转型的标志。”王全兴回忆说,新中国成立以后,人民根据党的劳动政策,针对各个时期的劳动问题,陆续颁布了许多规范性文件。但是除个别是由国家最高机关制定法律以外,绝大多数都是由国务院、劳动部和其他部门颁布的法规和规章,就其体制归属而言,是计划经济的劳动政策法规,即使在后出台的劳动政策法规,也多带有计划经济色彩。《劳动法》的出台则填补了劳动基本法的空白,并成为计划经济的劳动政策法规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劳动法转变的根本标志。这是一部很好的法律

  “《劳动法》在我国劳动法体系中处于龙头法、母法和基本法的地位,当时看这是一部很好的法律,二十年过去了,今天再回头看,我仍然觉得是一部很好的法律。”对于《劳动法》,王全兴这样评价说,他认为,《劳动法》作为我国劳动立法从根本上转向市场经济的启动器,主要体现了四大特点:其一,《劳动法》突出了劳动者的根本旨。《劳动法》是新中国建立以来第一部明确以劳动者权益为旨的法律,其第一条就:“为了劳动者的权益,调整劳动关系,建立和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劳动制度,促进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根据,制定本法。”这一表述是前所未有的。

  其二,《劳动法》突出了促进劳动力流动。《劳动法》全面推行劳动合同制度,并在第三十一条,劳动者解除劳动合同,应当提前三十日以书面形式通知用人单位。这为全面形成劳动力资源的市场配置机制,促进劳动力流动,提供了制度保障。《劳动法》颁布实施后,国有企业全面推行劳动合同制度,用工双轨制并轨为劳动合同制。这也为后来的农民工大规模进城奠定了法律基础。

  其三,《劳动法》突出了不同所有制的劳动关系统一运行规则。以往的劳动政策法规多是依所有制不同而分别制定。《劳动法》则统一适用于各种所有制的用人单位,几乎消除了所有制差别的痕迹。打破了不同所有制企业和职工不同身份的界限,体现了公平竞争的市场原则。

  其四,《劳动法》还固定了现代劳动法体系的基本框架。《劳动法》的各章,囊括了市场经济国家劳动法的各项制度,就业促进、劳动合同、集体合同、职工管理、工时休假、工资、劳动安全卫生、社保福利、劳动争议、劳动监察等,现代劳动法体系的各个组成部分基本都有了,这个框架也和国际接轨,为后来的劳动立法规划提供了依据,为市场化的劳动制度全面指明了方向。

  王全兴认为,20年对于一部法律并非很长,但1994年的背景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被确立为经济体制的目标模式不久;而到2014年,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已经形成,且启动了市场起决定作用的全面深化。当年《劳动法》启动的劳动力资源市场配置机制已经形成,而今,《劳动法》面临一次新的嬗变和进一步的完善。为此,对《劳动法》进行修改常必要的。

  如何修改,王全兴表示,有两条径:其一是通过单项立法,如制定《劳动合同法》来修改,但这种途径立法成本较高,费时较长,并且,若只制定新的单项法律而不修改《劳动法》,《劳动法》对新的单项法律的实施还会有阻碍。其二是对《劳动法》进行修改,这样可以降低立法成本,产生立法的规模效应,还可以为今后的单项立法指明方向,为劳动领域依法扩大空间。所以,“我赞成两条径并行,否则进展太慢。”